发表了:<a href="http://www.daydayup.com.cn/people/mmiwpipa2tkgaefh/articles/64208">偷窥你们的温情</a><br>&nbsp; 自打进屋后,这个男人就一直盯着我,更准确说,是注意着我们这边的动静。&nbsp;&nbsp; 病房里有三个床位,朋友父亲的靠门口,他的在中间,两床中间隔着一块布。&nbsp;&nbsp; 被他盯得不自在了,加之他喉间抽风机似的呼呼隆隆的声响,我退出房间,暂且在走廊上寻的一点清静。&nbsp;&nbsp; 病房里都是车祸患者。男人喉咙处裹着白色纱布,和黑黑的面色形成鲜明对比。一个胖胖的女人照料着他,看样子挺认真的。可他极不安分,虽不能言语,两条干瘦松弛的腿却不住扭动---她需要不时将凌乱的被子整理好,给他擦拭身子---大概至亲之人才可做到如此不避嫌吧。&nbsp;&nbsp; 朋友父亲不幸受伤,女儿女婿小外孙女都来了,谈谈心,逗逗小娃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想来,亲情也能让身体发肤之痛减轻好几分了。幕布没有完全将两个床位隔开,欢快的声音顺着空气的空隙涌到了对面。我瞥见男人空洞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们,继而转向天花板,好长时间一动不动,床头的机器一闪一闪的。女人一刻也没闲着,进进出出。&nbsp;&nbsp; 朋友轻声告诉我,那女人是花钱雇来的看护,男人有个女儿,离了婚,自打他住院来从未露面过。看样子这个男人也是个可怜人,身体遭创伤,唯一的亲人却不闻不问。&nbsp;&nbsp; 可是,我的心里却缺乏必要的同情感。&nbsp;&nbsp; 除却女儿白眼狼的可能性,或者是一个离婚女人本身就难以自保而无法顾及他人的原因,还有可能就是男人年轻时待人不善---打妻骂女,虐待父母,处处招人忌恨。只是年轻时,身强力壮,旁人奈他不得,只能任他胡作非为。如今曾经再怎嚣张的人也只能奄奄一息躺床上,动弹不得。&nbsp;&nbsp; 这只是我的猜测。&nbsp;&nbsp; 朋友父亲对待子女是极疼爱的,出事后朋友直说只愿遭罪的是自己。我不信佛,但相信因果报应,所以不求日日好事,但求不要结孽缘,在自己的罪恶簿添上一笔笔良心不安。健康家庭培育出来的小孩也应该是心智健全的。一个女人,人到中年,若仍不能跨越某些东西,例如怨恨,一则是家庭教育的失职,二则是自身的失败。&nbsp;&nbsp; 好在,这世间总有很多很多事只需钱就能摆平。花点钱就能找来看护,再大方点,事无巨细到让旁人以为俩人相濡以沫了多年多年。&nbsp;&nbsp; 只是,钱买不到的是温情。&nbsp;&nbsp; 那个男人偷窥着朋友一家的温情。可这温情偷不去,买不来,只愿能切割一点点,去融化那些冰冷僵硬的心。
陈哲
陈哲 [ 本部201001[毕业] ]
2015-06-19